首页 宝岛app下载 宝岛官网 宝岛在线娱乐网站 宝岛手机app 宝岛手机版下载 宝岛app 宝岛娱乐官网 宝岛网投官网 宝岛客户端 宝岛网投赌场
当前位置:宝岛厅>宝岛app>7m03_爬楼党 | 给了我们欣赏城市的新角度
7m03_爬楼党 | 给了我们欣赏城市的新角度
热度:2781 时间:2020-01-09 14:21:40
古人对于“高”的崇尚,在今天的“爬楼党”身上,仍然体现得淋漓尽致,古人神思飞扬、激情荡漾来自于登高望远,而“爬楼党”们寻找城市的高点登高摄影则是这种登高文化情结的传承,他们把一座座高楼变成了欣赏城市美景的观景台。从这个角度说,爬楼党给了我们一个“新”北京。爬楼党的出现,其实就提出了这个问题:一个市民怎样欣赏自己所生活的城市?又有上海、广州、深圳的爬楼党发来了他们在楼顶拍的照片。

7m03_爬楼党 | 给了我们欣赏城市的新角度

7m03,点击上方“中国国家地理”可订阅哦!爬楼党,这是网络上流行的叫法。他们是这样一群人,喜欢爬上高楼的顶上,去寻找独特的视角,拍摄著名的景观。由于他们在一些高楼的顶上找到的位置(他们的说法是“机位”),从未有人拍过照片,因此他们拍出的照片往往独此一家,珍稀而罕见,这些照片在网上疯传,收获了无数赞美。他们这样做,有的是出于兴趣,有的则是为了把照片放在朋友圈中流传,让朋友“点赞”。

伴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,摩天高楼作为城市发展的名片迅速崛起。在高楼的顶端,出现了一个新的群体“爬楼党”,他们是热衷于登高拍摄的摄影师,喜欢游走在城市的顶端,看常人看不到的风景。他们用脚步丈量城市的高度,用镜头俯瞰城市的风景,镜头中所呈现的是我们每天穿梭其中的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,陌生是因为,我们从没有在这样的角度欣赏过我们所生活的城市。摄影/严磊

由于他们爬的楼顶,并不是对公众开放的公共场所,有些是归某些物业公司管理,有些则是某单位的领地。因此,他们的行动受到种种阻力,他们需要打通各种关节,才能获得爬楼的机会。有些则是还未竣工的摩天大楼,当大厦竣工后,他们拍到的照片,就成为绝版了……

登高望远的传统自古有之,高处有更美的风景,有更自由的空间,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足以带来愉悦的生理和心理体验,成为很多人精神追求的至高境界。古人对于“高”的崇尚,在今天的“爬楼党”身上,仍然体现得淋漓尽致,古人神思飞扬、激情荡漾来自于登高望远,而“爬楼党”们寻找城市的高点登高摄影则是这种登高文化情结的传承,他们把一座座高楼变成了欣赏城市美景的观景台。摄影/张浩然

如果没有北京的爬楼党,我们可能永远也看不到北京的某种模样。从这个角度说,爬楼党给了我们一个“新”北京。不仅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有爬楼党,重庆、苏州、大连、天津等地也有爬楼党,甚至有的县城、乡镇都有爬楼党。

看这些照片,你会觉得中国的城市发展速度真快。而且就景观而言,一些城市景观的确值得欣赏。城市是人类自身能力和本质的体现,欣赏城市,也是欣赏人类自己。然而作为一个都市人,应该如何欣赏自己所在的城市呢?

古人对于登高情有独钟,江西南昌赣江岸边的滕王阁,因无数文人墨客在此登高抒怀而声名大噪,唐代王勃在这里留下了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的感叹。登高为古代文人提供了较高的立足点和较宽的视野,站得越高,看得越远,凭栏远眺,睹物兴情。尽管现代城市的高楼让这座传统“高楼”显得越发低矮,但它所演绎的登高文化却不会被掩埋。摄影/stephen shaver

为什么北京没有供市民登临的楼阁?

爬楼党的出现,其实就提出了这个问题:一个市民怎样欣赏自己所生活的城市?

有一位爬楼党,网名:磊哥。他说:“有一年,姥姥来北京了,我居然带她去爬楼。”接着他发出一张照片:他和他的姥姥站在一处高楼的屋顶。这屋顶就是普普通通的楼顶,不是供人欣赏风景的。太阳红红的就要落下去了,满天火烧云。据说日落前后一小时,是光线最好的时候是摄影的最佳时段,也是看风景最好的时候。“磊哥”一只手揽着他姥姥的肩,另一只手指着远处的风景,让姥姥看。“磊哥”说:“老人看着晚霞中的北京,她内心是很开心的。”

接着一个叫“东子”的,发来一张照片,是夜景中的北京望京地区。夜晚的灯火很美,街市好像流动着色彩的河流,几幢造型独特的楼房通体透明,像是被切割成无数镜面的钻石,点点灯火闪闪烁烁。爬楼党“东子”站在一座未完工的建筑物上,前面还是脚手架,他拍下来一张剪影照。

楼与阁是传统建筑的不同类型,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:它们都往高空发展,可以让人更上一层,极目远眺,这与人类追求“高”的天性相契合。中华民族的尚高情结,在历史的文化洪流中得到了最好的体现,文人通过登高将自己的审美感受表达出来,外化为诗文,楼、阁外的风景激发了他们的创作灵感,留下千古名篇,他们就是那个时代记录风景、抒发情怀的“爬楼党”。他们的诗文也让那些楼、阁声名远扬,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江南三大名楼——岳阳楼、滕王阁、黄鹤楼。

又有上海、广州、深圳的爬楼党发来了他们在楼顶拍的照片。这些照片都有一个共同点:他们面对的是这座城市最美的风景,但是他们自己站立的位置,或者是危险的地方,或者是乱糟糟的工地。

看着这些照片,问题自然产生了:为什么爬楼党的爬楼,不能成为光明正大的登高揽胜之举,为什么北京没有供市民们登临的“楼阁”?

就是在今天,人们仍然乐于来这里登高揽胜。古人的楼、阁通常临水而建(黄鹤楼临长江、岳阳楼临洞庭湖、滕王阁临赣江),文人墨客在这里拾级而上,登高眺远,满目波光峦影,烟波浩淼。北方因诗作而最富盛名的建筑是山西黄河岸边的鹳雀楼,诗人王之涣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”一语道出了登高望远美好体验的真谛。摄影/李俊生

这让人想起了古代登楼赋诗的文人雅士,想起了洞庭湖畔的岳阳楼,想起了范仲淹的千古名篇《岳阳楼记》,也想起了面对黄河的鹳雀楼,想起王之涣的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”……古人登楼题诗抒怀,今天的爬楼党爬楼摄影,他们有着异曲同工之处,但他们的身份和所处的空间场所很不同。

“钉子塔”虽高,却少了登高的乐趣

北京观光塔最高处246.8米,在周边建筑物高度并不大的鸟巢区域,这样的高度确实显得异常突兀,加之塔身细高,被人们称为“钉子塔”。称其为“钉子塔”还有一个原因:五座塔从地面拔起后直至塔顶才是观景平台,塔身上的其他高度无观景之处,而是被包围在钢筋和玻璃幕布中,这和传统的楼阁每一层都是一个观景平台有所不同。相比之下,“钉子塔”虽高,但似乎少了些登高的乐趣。

北京缺什么?缺楼阁

城市的高楼大厦有些相似,但这里面缺乏某种东西。是什么呢?

想来想去,缺楼阁。比如北京这种地方,摩天大楼太多了,但却没有类似中国古代建造的那种“楼阁”。

什么是“楼阁”呢?楼阁是中国古代历史很悠久的一种建筑类型。在唐代以前,楼与阁是分开的,所谓“楼”,《说文解字》说:楼,重屋也。即“楼”是屋上有屋,当然不是仅有两层,可以有数层。“阁”是指底下空上面有屋的建筑物。唐代以后,楼与阁逐渐融合,楼与阁已经不分了。唐诗中,同一建筑,有的称其为楼,有的称其为阁,或合在一起称之为楼阁。

楼阁是中国古代建筑物中最重要的一种。中国古代各种楼很多,如箭楼、城楼、门楼、角楼、钟楼、鼓楼等。楼阁不仅有实用功能,如 望、储物、防守、报时、供佛等,还具有审美和地标作用。其实这些作用还不是楼阁最独特的作用,楼阁最独有的功能是精神层次的。那就是古代的楼阁有供人们登临的作用,登临干什么呢?文人雅士赋诗著文、登高抒怀,即使是普通的平民百姓也可登临揽胜,眺望四野,寄托情怀。

楼阁以高峻宏大为美,这没有疑问,汉代《古诗十九首》中就有“西北有高楼,上与浮云齐”,五代梁周翰《五凤楼赋》中有“去地百丈,在天半空”这样赞叹楼高的诗句。

现代北京、上海、深圳的一座座摩天大厦,高则高矣,但它们是封闭的,是私密的地方,不是公共的空间。这些城市的中央商务区,是摩天大楼扎堆的地方,但城市中没有一处类似古代“岳阳楼”或“鹳雀楼”那样的地方。古代的楼阁是敞开的,是公共场所,是平民们可以任意登临的地方。

传统的登高建筑没有玻璃窗,视觉体验不会受干扰

而在上海这座现代都市里,摩天高楼随处可见,人们渴望在高楼上居高临下眺望这座城市,但隔着玻璃窗的摩天楼并不是最好的观景台,玻璃对视觉的干扰不可避免地影响到观景感受,如果没有玻璃的阻隔,城市的夜景会更美。摄影/周明

古代的楼阁能登临揽胜,能赋诗抒怀,能唤起志士的超越和向上的意志,能让诗人抒发家思国愁……而今天的摩天大楼却不仅做不到这一点,反而让人感到压抑和疏离。其中的原因之一是楼阁和摩天大厦的总体结构相差太大。今天的摩天大厦往往是封闭的一根柱子一样的直指云天,外立面往往是玻璃幕墙,古时候的楼阁则是全开放式或者半开放式的。所谓全开放式,就是楼阁的每一层都像回廊一样,向外伸出,向四面八方敞开,除了上有挑出的重檐和环绕的栏杆廊柱外,没有窗子,说得形象些就像一圈敞开的阳台,登楼者直接与天地自然相接触。半开放就是楼阁的每一层虽然没有向外伸出,但也没有窗户,向着四周开放。

楼阁的这种开放性,使得楼阁兼具自然和人造物的特点,人在楼中,仿佛置身于天地之间。因此登楼的人才能放目骋怀,诗情蓬发。因此中国的楼阁与诗歌好像孪生兄妹,齐肩并进。

即使你没有亲身登过“楼阁”,也总会在楚辞汉赋、唐诗宋词中读到过“楼阁”这个词。

在中国诗歌中专门有一类“楼阁诗”。别的不说,仅说《唐诗三百首》,在其中有三十多首诗出现了楼的意象。在唐诗的十大名篇中,有四首是登楼之作,包括崔颢的《黄鹤楼》、王之涣的《登鹳雀楼》、杜甫的《登岳阳楼》和柳宗元的《登柳州城楼》。

传统的楼、阁建筑与现代的摩天楼一样,属于其所在环境中的高层建筑,可以满足古今人们登高望远的需要。湖北武汉长江岸边的黄鹤楼是传统高层建筑的代表,楼有5层,高51.4米,因其坐落在海拔60多米的山顶,武汉城市风光可尽收眼底。凭栏远眺,惬意悠闲,视线不会受到干扰。

登高望远,每个百姓都会有的需求

如果说登楼赋诗,是诗人的专利的话,那么登高望远,获得一种超越和向上的体验,却是每个寻常百姓都会有的需求,是人类精神上的一种普遍需求。人类眼睛的视野可以看到无限远的地方,但现实中人类目光总是受到各种阻碍,这使得人总是感到视野被压缩,目光好像总是在牢房中一样。登高可以让视野一下子放开,让目光一下子冲出牢笼。登高还摆脱了近地面的噪音和空气污染,登上楼阁,感官一下子接触到全新的东西,精神得到解放,摆脱了平时世俗的羁绊。这种体验是新鲜和愉悦的,因此人们喜欢登高望远。

登高不仅仅是望远,它还可以使你从俯瞰的角度审视眼前的一切,这是平时不曾有过的。作为一个城市而言,如果市民能够登上高处,看看自己居住的城市,对于其在头脑中形成城市的意象地图,及形成故乡意识都是有价值的。

因为一个城市无论是天际线也好,还是其整体轮廓也好,在各个不同角度看,都各不相同。如果一个城市有楼阁供人们登临的话,会促进人们形成关于这个城市的相似意象,成为人们交流沟通的基础。

遗憾的是,无论是北京、上海、广州,还是深圳、重庆、天津,这些城市纷纷建起了自己的cbd(中央商务区),有了自己的摩天大楼群,甚至这些城市还在竞争摩天大楼的高度。但是人们发现,没有楼阁的城市,任凭摩天大楼一个赛一个的高,但没有谁能记住这些摩天大楼。我去过深圳多次,但是不知道深圳的地标是什么。原来深圳人还以为最高的摩天大楼,可以成为地标,但是他们发现,这些以高取胜的大楼,很快就被人们忘记。

广州人们记住的只有一个“小蛮腰”(广州塔),甚至有人说没有“小蛮腰”就没有广州城。然而巧合的是在这些摩天大楼中只有“小蛮腰”考虑了广州市民登高揽胜的需要。

上海浦东的开发,造就了陆家嘴成为像美国曼哈顿一样的摩天大楼林立的cbd。有人统计过,陆家嘴金融贸易区每年人均创造产值超过150万元。然而遗憾的是这里的摩天楼,没有一座能称得上“楼阁”,能让人们登临揽胜,寄托情感。

城市中的道路,就是高楼“峡谷”中的河流

这是一张“爬楼党”拍摄的照片,很好地呈现了“楼”与“路”这两个城市体系的重要构成。夜幕降临,各种灯光开始勾勒出城市的轮廓,高低错落的楼宇林立,道路上车流的灯光划出流光溢彩的轨迹。如果时空真的能够穿越,让古人穿越到这里,他们一定不会对眼前的景色陌生,古人喜欢将楼阁依水依河而建,喜欢登楼观水,而照片恰是从高处俯瞰的视角,这道路不就是高楼“峡谷”中蜿蜒流淌的河流吗?摄影/乔云龙

他们的一个个“机位”,都是北京建“岳阳楼”的最佳选址

楼阁这一中国悠久的建筑传统在许多城市中断了,它的中断,带来的是另一个更为严重的丢失:城市之中市民们登高揽胜的传统文化的丧失。

偌大北京城竟然没有一个让市民们登临揽胜的楼阁。古人们给北京人留下了一些楼阁,不过那些楼阁与今天的摩天大厦比起来都太低矮了,已经起不到古代楼阁那种登高望远、揽胜寄情的功能了。摩天大楼迅猛发展,北京cbd的高楼之多、之密,也可以与国外那些最发达国家比一比了。可是这些摩天大楼都不是“楼阁”,“楼阁”是岳阳楼、鹳雀楼、黄鹤楼、滕王阁那样的楼阁。

因此,北京缺一个岳阳楼,其实缺的不止一个,多多益善。

其实爬楼党拍的照片,只要在网上能够得到流传,他们的一个个“机位”,都是北京建“岳阳楼”的最佳选址。

选编于《中国国家地理》2015年8月刊

撰文/单之蔷

点击下方“阅读原文”马上购买↓↓↓

贝博体育app网址

随机新闻

新开18家中医院,国医馆数量增4倍,青岛中医三年迈大步

新开18家中医院,国医馆数量增4倍,青岛中医三年迈大步

积极争创全省中医区域诊疗中心,青岛市肺病诊疗中心作为全省十大中心之一,已经落户岛城。全市三甲中医医院数量达4家,与深圳并列计划单列市之首。国医馆增至155家,建成4个全国基层中医药工作先进单位加强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建设,建成155个国医馆、40个精品国医馆,全国基层中医药工作先进单位达到4个。目前,青岛市已入选国家社会办中医试点城市,社会办中医医院开业34家。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fusionbonsai.com 宝岛厅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